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港的街道

人生若只如初见

 
 
 

日志

 
 
 
 

[原]乱红  

2009-03-08 23:11:22|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乱红 - 海港的街道 - 海港的街道

 
[原]乱红 - 海港的街道 - 海港的街道
 

偶然的机会,听到陈悦的笛子与钢琴合奏曲《乱红》,竟入了迷,沁入心灵深处,余音袅袅。一抹落寞的身影,一曲哀诉衷肠,不知是何事是何情惹人为此伤神。幽幽一曲传来不知触动了多少人的心。

 这是欧阳修的原词:

 庭院深深深几许?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

 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庭院”深深,“帘幕”重重,更兼“杨柳堆烟”,既浓且密——生活在这种内外隔绝的阴森、幽遂环境中,女主人公身心两方面都受到压抑与禁锢。叠用三个“深”字,写出其遭封锁,形同囚居之苦,不但暗示了女主人公的孤身独处,而且有心事深沉、怨恨莫诉之感。因此,李清照称赏不已,曾拟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阕。显然,女主人公的物质生活是优裕的。但她精神上的极度苦闷,也是不言自明的。“玉勒雕鞍”以下诸句,逐层深入地展示了现实的凄风苦雨对其芳心的无情蹂躏:情人薄幸,冶游不归;春光将逝,年华如水。篇末“泪眼问花”,实即含泪自问。花不语,也非回避答案,“乱花飞过秋千去”,不是比语言更清楚地昭示了她面临的命运吗?在泪光莹莹之中,花如人,人如花,最后花、人莫辨,同样难以避免被抛掷遗弃而沦落的命运。这种完全用环境来暗示和烘托人物思绪的笔法,深婉不迫,曲折有致,真切地表现了生活在幽闭状态下的贵族少归难以明言的内心隐痛。当然,溯其渊源,此前,温庭筠有“百舌问花花不语”(《惜春词》)句,严恽也有“尽日问花花不语”(《落花》)句,欧阳修结句或许由此脱化而来,但不独语言更为流美,意蕴更为深厚,而且境界之浑成与韵味之悠长,也远过于温、严原句。

庭院深深深几许?很容易让我们将它同李清照的声声慢联想起来。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运用了叠词,但也有不同,就让我们回味一下那首诗的开头: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虽然二者都运用了叠词的写法,但我们都可以看出他们的不同。声声慢是两个字的叠词。而欧阳修的蝶恋花是三个字的叠词。从艺术效果上讲它们在各自诗中。都各有同处。但是我认为蝶恋花的叠词的运用更符合诗作场景。他这一个深深深可不简单。才三个字就将一个鲜活的大家庭院的形象跃然纸上。这首蝶恋花是一首意象极为生动丰富的诗。杨柳堆烟,帘幕无数,雨横疯狂,门掩黄昏都都为故事的发生创造良好而且恰当的环境主体。一开始就让读者对院中女子产生怜惜之情。这在诗作中是很难得的。但是诗中的惊人之笔还是最后一笔。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这不愧是千古流芳佳句。将永在人类诗歌史上放射出璀璨的光辉!!

好的音乐没有界限,《乱红》以中国山水画般的清悠淡远演绎着现代人的情感、梦想和希望。专辑中,美女音乐人陈悦细腻而感性的演绎是传统的、古典的,更是现代的、时尚的,将现代东方女性的含蓄之美、娴静之美、雅致之美,展示给世界。专辑封面上的陈悦淡定凝重,一管竹箫在握,正让人想起“玉人何处教吹箫”的情致。专辑的每首乐曲都流溢着女性特有的敏感与温润,令人惊叹的才情则将传统的东方乐器演绎得别具一格,让听众耳目一新。不断重复低回的旋律,层层递进的笛声,描述泪眼看飞花的意境,使人听了柔肠寸断,凄伤绵绵。很难想象,钢琴与竹笛合奏的结合能够如此婉约一派,不同国度的音乐元素,犹如原本不相干的两个人偶然之间的巧遇,却也滋生出无限哀怨情仇的天作之合。这真是让人非常的感慨。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