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港的街道

人生若只如初见

 
 
 

日志

 
 
 
 

【转载】一株老梅  

2015-10-31 10:5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忆《一株老梅》
       看见那一株老梅,是在一个叫曹溪的寺院里。这曹溪当然不是广东韶关的曹溪,而是在云南一个叫安宁的曹溪。有说这曹溪的创建者是六祖慧能的弟子,如果此说成立,那么这寺院就该是始于唐代了。不过据考证,该寺是建于宋代。但不管怎样,该曹溪和韶关曹溪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别的不说,就说寺院所面临的一条河,就已经很明确了再加上广东南华寺后有六祖慧能开凿的卓锡泉,水势浩大,清澈无比,舀一瓢入口,像入心一样。而云南这个曹溪,同样寺旁有一泉水,名曰三潮圣水。也就是说,一天早中晚,泉水会自然翻涌至泉口,后又会徐徐跌落回去。像是僧人上殿,更像是老僧行禅,自有当来下生之感。其另一旁,还有一珍珠泉,水像是一些大小珍珠,不时会翻涌上来,像是在觉照,更像是在参悟【转载】一株老梅 - 海港的街道 - 海港的街道
 
我要说的是云南安宁这曹溪寺里有一株元代僧人种植的老梅。这老梅我在小时就见过,那还是在非常时期,寺院里一个人也没有,破败不堪但依然看得出这寺院当年的风华。特别是院中的那两个别致的钟鼓楼,更是让人会寻思,这里曾经的晨钟暮鼓,是怎样的不同凡响。我是和我的一个远房表哥去的,他就在附近的汽车修理厂上班。他好像很熟悉这里,带我从前走到后
只是寺院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他也不过二十出头。不管怎样,我还是有点害怕。而他则像没事一样,这里走走,那里看看。只见他在大殿前的一株树下,站了下来。他呆呆地看着这树,像是认识一般很久都没有说话。我一看这是一株像死去的树,全是枯枝,一点叶也没有,身躯还扭曲着。我不知他为什么要盯着这树发呆?我问,这是一株什么树?他说,老梅,好几百年了。我说,还活着吗?怎么看起来像死了
表哥这时伸出手去,抚摸着树说,到冬天来的时候,这树就会活过来,开出满树的梅花,很是好看。我说,现在是夏天,离冬天还很远的。表哥说,不会很远了,冬天这梅树一开,整个寺院就都活过来了。我说,你见过这树开花吗?表哥说,见过,每年冬天我都会来看这梅树,最主要这梅花特别的香,很远就闻得到
然后我就对表哥说,那等到冬天,你再带我来看这老梅开。表哥应允,可最终由于世事的无常表哥还是失了约,没有带我来看这一株老梅。那时的表哥,好像工作调动,离开了汽车修理厂,回到了城里。当然我也再也没有见过他,甚至关于他的一切情况,我都不得而知。只是有时我会去那寺院,这才会想起表哥来。仿佛他把我带到这里,介绍给老梅就撒手而去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寺院有过这样清晰的记忆
当然我后来还认识了这寺的主持,和一些僧人。只是我还是没有见过这一株老梅开,即使我冬天去,也没有见过。也许是见过的,但我给忘了。不过我从资料上看到,建筑学家梁思成曾于抗战时来过这里,考察其建筑,并且证明了这寺院的大殿为宋代所建。我不知梁是否见过这元梅开,但我对这元梅不知为何却始终忘怀不了。我常想,这一株老梅,难道是开在我的心里了吗?
虽然后来我见过很多的老梅,其中包括在一个有名的道观里见过的唐梅和其它的一些梅而唯有安宁曹溪的这一株老梅却是留在我心里了的,怎么也抹不掉。我一直在想,一定要在老开的时候,去看一次。就像是去看一个亲人,或者说是亲近一个禅师那么唯有如此,这一株老梅,才算是真正地开在了我的心里你愿和我一道去吗?
                2015,10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